资讯

从产业承载力观察三农改革 4.5亿是三农“休养生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农讯网:资讯 2016-03-20 23:59 我要评论( )

三农改革,目前面临两大难题,一是农业上谁来保证粮食安全问题,谁来种地。二是种地农民如何增加经济收入。随着农业进步,一亩三分地上承载不了那么多的劳动力,大量的农民进

 

  三农改革,目前面临两大难题,一是农业上谁来保证粮食安全问题,谁来种地。二是种地农民如何增加经济收入。随着农业进步,一亩三分地上承载不了那么多的劳动力,大量的农民进城务工。夹在二者之间的是农村问题,主要是如何保护生态环境。

  产业的承载力好比一个人挑担子,只能挑一百斤,容纳的就业人口有上限。20亩耕地只需要一个劳动力,多一个就是浪费。劳动力的需求如此,其他方面的投入产出也是如此。饱和之后,投入越多,效率越差。对此,在加速城镇化、农业机械化、农民职业化的同时,要从农业产业承载力上限的角度来思考和设计政策。

  那么,我国究竟能让多少人在农业产业里谋生?虽然没有统一的测算路径和测算方法,但是可以根据18亿亩耕地红线,或者是土地劳动承载力,也就是主粮、畜牧、蔬菜、水产等需要的劳动力来匡算、来布局、来实施。

  4.5亿是三农“休养生息”之限

  我国农业产业主要是种植业和养殖业,再附加一部分农产品加工业、乡村旅游业。

  在种植业方面,如果以18亿亩耕地红线来测算,目前平原、坝区人均劳动力可以耕种的面积已经达到200亩,丘陵区已经超过20亩,山区已经超过10亩。由此可推算出,三大主粮(水稻、小麦、玉米)种植,仅需要不到1亿劳动力;如果以农民进城务工年收入3万元计算,要获得同样收入,一个农业劳动力需要耕种20亩左右。以此核算,农业产业最适宜的劳动力也是1亿左右。

  在畜牧业方面,2011年全国牧区从业人口600多万,半牧区从业人口1100多万,共计1700多万。近年,畜牧业从业人口基本维持在这一规模。

  在水产业方面,2014年全国水产养殖面积1.2亿多亩,渔业劳动力人口2030多万人。在蔬果花卉方面,2014年全国蔬菜种植面积达到3亿多亩,花卉业从业人数为525万多人。

  由于种植和养殖业所涉劳动力多有交叉,按照农业部门最新统计数据,初步测算农业产业实际需要的劳动力总量在1.5亿人左右,加上失去劳动力的“老农”和准备接班的“小农”,可以容纳在农村的人口大约为4.5亿人。

  难以承受的农业产业化之乱

  我国农业产业化经营,作为与传统农业有别的新的生产经营方式,已经实践了20余年。但是,我国农业产业化经营至今仍然存在不少的问题,不仅有“谷贱伤农”的现象,而且不少时候谷贵也伤农。其中关键的原因,就是没有充分考虑农业产业化的承载力,在不少政策设计和政策扶持过程中出现偏差。

  其一,扶持政策不稳定。一个时期以来,不少专业人士认为,“农民什么赚钱就种什么、什么赚钱就养什么”,是缺乏科学的规划和准确的市场信息所造成。现在看来,更多的原因可能要归咎于“看得见的手”一定程度的作用不当。

  以生猪养殖业为例,“补贴好比强心针”:给予补贴,生猪存栏量激增,猪肉价格大跌;停止补贴,生猪存栏量锐减,猪肉价格猛升……现在,“猪周期”甚至从过去一两年缩短到半年左右。问题看似是“小”、“散”所致,实际上源于生猪补贴政策的不当。

  在市场中,影响猪肉价格的主因并非散户,而是新增的大户。而政策补贴一时有、一时停,唯有大户才能及时跟风进出。可见,只有把生猪补贴政策稳定下来,才能解决猪肉价格“过山车”的问题。原因简单,补贴政策如果稳定,赚钱不多,有经验的生猪养殖户会长期坚持,没经验的自然不会贸然加入。不仅生猪养殖如此,奶牛养殖也如此,包括许多水果蔬菜、经济作物种植等等,也大多如此。

  另一个案例是农民合作社。据统计,自2007年7月《农民专业合作社法》正式实施到2015年10月底,全国农民合作社数量已发展到147.9万家。据笔者多年基层调研,这其中盲目跟风者为数甚多,甚至不少是冲着政策补贴而来的假合作社。究其原因,仍然与补贴政策、扶持政策不稳定有关。

  其二,扶持项目有偏差。近年来,为了农民增收,相关部委每年都要制定一批发展畜牧或经济作物的优惠政策。但是,因为扶持项目单一、政策目标单一、优惠条件僵化,导致扶持项目“好看不好吃”。比如,政策性农业保险尚未在牛、羊、禽养殖方面开展;活体畜禽不能抵押贷款,导致抗风险能力弱;畜禽粪便处理投资大,养殖户自身难以承担等等问题,令政策效果大打折扣。

  尤其在一些基层县市和乡镇,基于追求政绩而在农业产业化上贪大求全的案例比比皆是:种植合作社,少则千亩,多则万亩,数十万亩;养殖合作社,少则千头万尾,多则万头亿尾……行政命令推不动,就动用经济手段,实施名目繁多的奖补政策。最终,农业产业化的政策目标时常“过犹不及”。

  例如,西部某县一度是全国闻名的“蜜橘之乡”。近年,由于蜜橘品质退化,当地政府部门认为茶叶市场发展前景看好,就出台政策:以行政村为单位,要求年度内种植10亩以上、50亩以下的,按实际种植面积给予每亩100元奖补;50亩以上的、按实际种植面积给予每亩150元奖补。由此造成的盲目发展,导致茶叶价格下跌,找不到销路,产生了种种“伤农”后遗症。

  其三,扶持环节缺项多。发展农产品加工业,壮大县域经济,是中央多个一号文件的主要内容。但是,这些政策在各个部门具体设计和部署的过程中,支持的力度大多分散了,形成了类似“撒胡椒面”的政策结果。

  例如,2012年中央财政启动了农产品产地初加工补助项目,每年安排5亿元(2014年增至6亿元)专项资金,采取以奖代补的形式扶持农户和合作社建设贮藏窖、冷藏库和烘干房等初加工设施。但是,这项补贴政策落到县市基层农户和合作社,或者一分钱未见或者过少于事无补……而这也成为不少基层县市热衷工业发展,任由农业产业“顺其自然”的根本原因。

  用承载力思维合理安排三农

  一域一地的经济发展,工业需要因地制宜地规划,现代农业一样也需要因地制宜地规划;城市发展需要考量承载力,农村发展也需要考量承载力。用承载力动态变化的思维安排农业和农民,不但事关农业产业化发展的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收益权等难题可以由之破解,甚至农村发展相关的户籍问题、城镇问题、“谁来种地”等政策困境也都会迎刃而解。

  具体在农业产业化问题上,目前亟待用农业承载力的思维合理规划安排。

  其一,全产业链思路。农业产业化经营涉及超过半数的政府部门。因而,需要政府部门按照农业产业的特殊要求,消除旧体制障碍,弱化部门壁垒和管理职责,打破行业界限和条块分割,逐步走向管理一体化。最有效的政策,应放在“三端”上:

  一是种植、养殖端。统筹农业综合开发资金、财政农业发展资金、扶贫开发资金等,集中用于主产区,而不是“撒胡椒面”式的低效补贴;二是加工端。目前项目补助主要是储藏、保鲜、烘干,重点是马铃薯主产区,兼顾果蔬优势产区。相反,主粮和畜牧项目不但没补贴,还要征税。对此,应该制定基于政策长远和稳定的统筹兼顾的政策解决办法;三是生态环境端。围绕保持农业生态系统平衡,充分利用“新农村建设”及“整村推进”的有利时机,加快统一规划、全面部署、整合资金搞好农村产业化的规划布局并组织实施。

  其二,产销直供思路。以笔者多年基层调研观察,“社区支持农业”,或者叫“新小农”的家庭农场,正在成为现代农业发展的新模式。这种模式得以建立,一是随着城镇化加快,人们离土地越来越远,而“社区支持农业”给消费者提供了亲近土地的便利条件;二是随着中等收入阶层的崛起,相当一部分人完成从“吃饱”到“吃好”的升级,“社区支持农业”有了数量庞大的潜在消费群体;三是因为食品安全事故时有发生,消费者越发关注自身健康,而“社区支持农业”正迎合了这种需要。

  当前,这种模式顺应了我国城乡一体发展的大趋势,把农业、农村、农民联结在一起,把个性化、多元化的城市居民需要与农业、农村、农民联结在一起,在使农业摆脱天灾人祸、农村摆脱环境污染、农民摆脱土地束缚的同时,形成了一种多元和谐的农业产业化新业态,值得相关政策部门重点关注。

 

更多专业农业科技资讯 请扫码关注微信:NongXunNET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e directive]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