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毒船的无岸旅途,海洋成核废料坟场意大利档案全文解密

2018-11-03 15:18 来源:Nongxun.net 作者:Nongxun

“海洋废弃物处理公司(ODM,下文以此称呼)可能以2.27亿美金的代价,弃置了20万桶辐射废弃物。根据军方情治单位的研判,弃置地点很可能是在台湾区域。”意大利国会废弃物处理调查委员会主席布拉提(Alessandro Bratti)2月初在个人网站上的一番言论,经媒体转译后,在台湾引起轩然大波。

军情局推测:ODM助北朝鲜清理核废料,弃置地点在台湾

布拉提引述的档案终于正式解密。

根据上下游在意大利正式取得的档案全文,如今已经改制为国安情报局(AISE)的军情局(Sismi)在2004年4月21日发出的一份文件指出,出身意大利的掮客柯梅利欧(Giorgio Comerio)创立的ODM应该是在1995年开始与北朝鲜建立关系,主要在制作化学武器与核武铀原料的兴南湾一带活动。

解密的档案还指出,北朝鲜与ODM关系逐渐稳固应是建立在下列合约之上:“要价2.27亿美金,清理20万桶的辐射废弃物(发生地点在台湾地区);装置核废料处理设备;以及在罗津区域强化港口建设,以利运送处理后的辐射废弃物。”

虽然仔细描绘了柯梅利欧与北朝鲜关联,情资撰写者语带保留,在部分语句采取意大利文的条件语句,以待后续调查有更多直接证据支持论证。但难以参透的玄机是,处理兰屿的10万多桶废弃物已经让政府伤透脑筋,如何掩人耳目抛弃20万桶的废弃物?至今这些核废料的来源、种类与确切抛弃地点,都还有待进一步调查。

苏澳与上海间的可疑沉船

当年军情局并未说明ODM如何在台湾海域抛辐射废弃物,但另有资料显示,一艘在上海与苏澳海域间沉没的船只,与柯梅利欧“海抛”的非法手法极为相似。

有意悔改并与检方合作的前黑道恩德朗格塔(’Ngrangheta)成员方堤(Francesco Fonti)曾表示,他在1992年刻意让3艘船沉没,其中名为Voriais Sporadis的船只运载了75个有毒废弃物货柜。

根据塞浦勒斯(Cyprus)记者的调查,1989年的监听资料揭露船名改为Doto的Voriais Sporadis船长曾在通话中讨论,何处是最佳弃置废物的地点。

可是,不知是方堤记忆有误,或是刻意误导办案方向。船只讯息网Shipspotting显示,Voriais Sporadis在1989年更名为Nathalie不久后,再度改名为Glory Land,随后于1990年1月20日(另有一说是在1月13日)在苏澳与上海间的海域沉没。至于沉没原因、当时船上装载的物品为何,至今仍石沈大海。

在苏澳外海沉没的船只

毒船的无岸旅途,海洋成废弃物的坟场

“毒船”在汪洋大海中非法抛弃有毒乃至辐射废弃物,在意大利并非新闻。

得知国会决定解密档案时,环保联盟(Legambiente)表示:“在1990年代指出‘毒船’非法运送有毒、辐射废弃物并在海洋抛弃时,大家都说我们疯了。如今解密的档案证明了我们的指控,而且情治单位早已经知道地中海是危险废弃物的坟场。”

除了在海上抛弃有毒废弃物与核废料,部分船只一出航就是迈向“无岸的旅途”,依计划在海上“被沉没”。反黑道调查小组(DIA)的资料显示,从1995年到2000年全球有637艘可疑的沉船,其中52艘是在地中海域。

启人疑窦之处在于,船只沉没时天候良好、海象平静,在官方的纪录中没有求救信号,而船员一获救后,经常不知去向。

为追查真相丧生的记者与军官

意大利国会最新解密的档案显示,1989到1995年间在地中海沉没的90艘船只,很可能载运了有毒或是辐射废弃物,可是,当年检察官与中央政府在收到相关讯息时,却是置若罔闻,而积极调查“毒船”真相的海军中校德葛拉济亚(Natale de Grazia),则在1995年办案的旅途中毒身亡。

德葛拉济亚调查的27艘沉船中,船籍注册在马耳他的雷捷尔号(Rigel)目的地是地中海西端的塞浦勒斯,尽管海象安稳,5天的行程变成在海上漂流了12天,最后于1987年9月21日沉没在意大利西南部卡拉布里亚(Calabria)外海。

在逐渐没入海底的10小时间,雷捷尔号没有发出任何求救信号,船只往来频繁的地中海航线上也无人通报一艘长达100米的船有异样。更吊诡的是,注册在南斯拉夫的船只救起雷捷尔号的船员后,不是就近前往西西里岛港口,而是往北非突尼斯前进,而获救船员一上岸后便不知去向。

意大利国会废弃物处理调查委员会2000年在一份关于雷捷尔号的报告中指出:“沉船可能是为了诈取保险金”,结论还说:“不排除船上装载了危险废弃物。”

海军中校德葛拉济亚遭毒手的一年前,意大利电视台记者阿尔琵(Ilaria Alpi)与摄影师贺洛瓦丁(Miran Hrovatin)也因为追查毒船在索马里丧命。

柯梅利欧的水雷,台湾曾考虑购买

当时警方认为两名新闻工作者是在“度假”期间遇抢并被杀害,然而,事后逐渐浮现的证据却指向,他们是因为深入挖掘新闻真相而遭到灭口。

阿尔琵的报导揭露了,非法海抛有毒废弃物与武器走私连结的国际犯罪网络,而来自意大利、拥有瑞士护照、长期定居突尼斯的掮客柯梅利欧是关键人物。

柯梅利欧的日志在1987年9月21日这一天写着:“船消失了”。根据德葛拉济亚的查证,全球当天只有雷捷尔号这艘船沉没;更启人疑窦的是,柯梅利欧的办公室里竟有阿尔琵在索马里的死亡证明影本。不过,这些片段都无法将他入罪;在国会听证会上,柯梅利欧还大言不惭自称是环保的“绿党人士”,但事后被绿党否认。

如同阿尔琵揭示的,核废料的处理经常与军火交易挂勾。意大利调查记者波卡(Riccardo Bocca)在《可耻的船》一书中指出,柯梅利欧也是军火商,曾在英阿的福克兰群岛战争中,向阿根廷出售遥控水雷。台湾也曾考虑购买这类水雷,但最后没有成交。

掮客柯梅利欧的国际核子网络

1945年出生在意大利北部瓦雷塞(Varese)的柯梅利欧是工程师出身,他成立的ODM为了处理各国有毒垃圾,编织起跨越国际的网络。意大利的总部之外,在奥地利、法国、德国与俄国都有办公室,在瑞士与英国从事金融操作,并在避税天堂巴拿马、维京群岛、列支斯敦与爱尔兰设立纸上公司。

绿色和平(Greenpeace)的调查指出,ODM在1997年每天处理约3000公吨的废弃物,主要是把发达国家的废弃物运往罗马尼亚、黎巴嫩、委内瑞拉、巴西与非洲。

ODM虽然也处理化学废弃物,但辐射废弃物是核心业务。在环保团体的施压下,禁止海抛核废料的《伦敦公约》终于在1993年生效,秘书处曾在1996年发函,要求ODM厘清业务内容。

相较之下,台湾原能会在查证核废料倾倒台湾海域时所仰赖的国际原子能总署(IAEA),当年对环保组织的敦促无动于衷,并未去函要求ODM遵守国际法停止非法海抛。

毒船海抛的技术源头

柯梅利欧利用航向无岸旅途的毒船处理废弃物,并非原创,有其“技术”根源。

他参与了以美、加、日与瑞士为首,由工业化国家组成的“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与其下属的“核子能源署”(NEA)从1977到1989年间,耗资约1.2亿美金的核废料海抛研究。

以钻孔打洞后安置外,当时研发的另一创新手法是把核废料制成大小约16米、重200公吨的鱼雷形式,投射入海床之下。

尽管核子能源署建议必须有更多、更周延的研究,“核废料鱼雷”最终没有正式被采用,但柯梅利欧已经嗅到商机,而且简化手法降低成本,让装载有毒物质或核废料的船只“被沉没”,或只是将废弃物打入较浅的海床下,由汪洋大海淹没证据。

急先锋的环保团体率先揭露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还有记者与军官为此赔上性命,但真相依旧载浮载沉。“多年来,我们面对充满敌意的气氛。当意大利不断追查时,面对跨国的犯罪,欧盟却很少出力”,环保联盟的法律顾问方塔纳(Enrico Fontana)表示。

不管是地中海还是台湾海域,没有公权力的积极调查,海风泱泱,浪潮滔滔,石沈大海的毒船真相不会自行浮出水面。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邮箱:mail@nongxun.com

为您推荐

今日要闻

园艺知识

种植技术

养殖技巧

化肥技术

农药施肥

花百科

兰花

瓜果种植

花木种植

粮油种植

食用菌栽培

蔬菜种植

药材种植

锦鲤

综合农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