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闻

斯里兰卡濒破产“以茶还债” 有机农业革命加剧粮食危机?

发布于2022-05-29 来源:农讯网: > 资讯 作者:农讯网
导读: ​在因为疫情经济遭受重创的诸国当中,斯里兰卡的处境尤为惨烈。作为外汇主要来源的旅游业收入暴跌、海外劳工汇款减少,加上本就存在的严重债务危机,斯里兰卡在今年债务违约的风险大增。据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会(W

在因为疫情经济遭受重创的诸国当中,斯里兰卡的处境尤为惨烈。作为外汇主要来源的旅游业收入暴跌、海外劳工汇款减少,加上本就存在的严重债务危机,斯里兰卡在今年债务违约的风险大增。据世界旅游及旅行理事会(World Travel and Tourism Council),通常佔该国国内生产总值10%以上的旅游业因疫情损失了大量工作岗位,20多万从业人员失去了生计。

zzroMehbAvY0IzDLYo-NZ5hqrFcdGlN_FWylrBVspaw


三大信用评级企业之一的惠誉在12月的评估报告中指出,斯里兰卡背负债务连本带息达到260亿美元,且在接下来五年间,“如果没有新的外部融资来源,政府将很难在2022年和2023年履行其外债义务。”斯里兰卡应在未来 12 个月内偿还约 73 亿美元的外债,惟央行上月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外汇储备在11月底只有16亿美元。


为了削减外汇支出,政府採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实施严格的进口限制,并由此引发了负面连锁反应;此外,斯里兰卡外交部甚至在上月27日宣佈暂时关闭该国驻尼日利亚、德国以及塞浦路斯的领事馆,以节省开支。


斯里兰卡反对党议员、经济学家Harsha de Silva最近在国会上表示,从2022年2月到10月,斯里兰卡需要偿还的外债总额将为48亿美元:“国家将完全破产”。


岛国上的粮食危机

如今,由于牛奶及各类奶制品、小麦、糖、蔬果等基本食物都依赖进口,随着外汇枯竭、通货膨胀,许多民众已无法支付日常所需的食物。


Anushka Shanuka对《卫报》记者表示,当地蔬菜的价格上涨超过50%。 Shanuka是一名私人教练,算是生活相对优渥的一群,但即便是他如今也为生活所困。


对于普通工薪阶层的民众而言更加切肤。来自最大城市科伦坡(Colombo)的司机Anurudda Paranagama近来找了第二份工作来应付不断上涨的食品成本和支付他的汽车贷款,即便如此,他们一家也不得不把一日三餐减到一日两餐。住在郊区的Silva一家则开始在早餐牛奶里沟水,晚餐餐桌上的奶茶变成了只加了点糖的“甜茶”。他对半岛新闻网(Al Jazeera)表示:“我们的消费模式现在已经完全改变。”


去年8月31日,斯里兰卡政府宣佈国家进入经济紧急状态,对27种必需食品实施价格控制和配给,动用军队保证食品供应。但以较高价格购买这些商品的商人拒绝低价蚀卖,结果配给制最终不但没有解决问题,还催生了黑市交易,囤积情况也仍然存在。政府在10月不得不取消配给制,一名贸易部官员对法新社表示:“价格可能会全面上涨37%,但希望经销商不要昧着良心谋取暴利。”


不出所料,几种主食价格随之上涨并出现了短缺,据斯里兰卡统计局的数据,当地食品价格在12月进一步飞涨22%,增幅创下新高。


斯里兰卡虽是农业国,但是其农业经济收入主要由茶叶、橡胶、椰子以及近年新兴的香料等经济作物组成,其中以锡兰红茶为代表的茶叶出口,一年为斯里兰卡出口创收近13.5亿美元(2019年),达到出口总额的11%。


然而,在事关民众温饱的粮食作物方面,其产量则尚不足以保障粮食安全。当地人的主要粮食米饭(水稻)虽然在近年几乎实现自给自足,但该岛国面临的严重气候变化威胁使得粮食安全始终存在不确定性。该国在2016年底经历了最严重的乾旱状况,而在2017年初,稻穀产量下降了40%。之后,2017年5月的大雨使粮食作物生产进一步恶化,造成近30万家庭粮食供应不足。


有机农业乌托邦

去年5月,强人民粹总统总统拉贾帕克萨(Gotabaya Rajapaksa)领导的政府在物价飞涨之时推出了一场“绿色农业革命”,为民众健康禁止使用杀虫剂、除草剂和化学肥料,而改为生产有机作物。这一举措来自于2019年拉贾帕克萨在竞选期间的承诺:“可持续的食品系统是斯里兰卡丰富的社会文化和经济遗产的一部分”——他曾在公开讲话中表示。“然而,近段时间以来,我们使用化肥、杀虫剂和除草剂越来越多,对民众健康和环境都造成了不良影响。”


不过,这个原本为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有利于保障食物安全的政策却在一个糟糕的时间点推出,有机生产必然会使收成大减,反倒加剧了目前的粮食危机、并减少了斯里兰卡迫切需要的外汇收入。


根据科伦坡智库Verité去年7月的一项调查,全国四分之三的农民严重依赖化肥,只有约10%的农民在种植时不使用化肥。而像水稻、橡胶和茶叶这样对经济至关重要的作物,其依赖性达90%甚至更高。一刀切迫使农民走上有机生产,根本是“极离地”的做法。


以茶叶还石油债

在大量批评声音和农民抗议之下,政府在约一个月后便取消了这一政策。事实上,100%有机农业由于成本过高等原因,从未在任何一个国家实现。在不丹,2008年推出的有机农业政策当初以2020年实现为目标,但至今未能实现,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它所引入的有机农业的产量大大降低,导致对进口的依赖性上升。


德国霍恩海姆大学有机农业中心(Centre for Organic Farming at the University of Hohenheim)的教授Sabine Zikeli对英国广播公司新闻网(BBC)说,迅速过渡到有机农业可能会威胁到一个国家的粮食安全:“不能简单地改变传统的种植系统”。她表示,因国家而异,有机农业中的过渡期往往需要三年甚至更长。


批评者认为,政府之所以在此时机推出有机化肥禁令,是为停止化肥进口并节省外汇开支,但此举最终威胁到茶叶产量,政府只好作罢。上个月,斯里兰卡与伊朗达成协议,将以该国特产的锡兰红茶来抵付9年前签下的2.5亿美元石油债务。据伊朗媒体,伊朗同意以每月进口价值500万美元的茶叶的方式,让斯里兰卡逐步清偿债务。不过,在不太热爱喝茶的债权国,斯里兰卡这个抵债方法也许行不通了。


声明: 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系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邮箱:mail@nongxun.com

为您推荐

今日要闻

园艺知识

种植技术

养殖技巧

化肥技术

农药施肥

花百科

兰花

瓜果种植

花木种植

粮油种植

食用菌栽培

蔬菜种植

药材种植

锦鲤

综合农讯